公告


公告:第8届红蜻蜓少年小说双年奖从2016年12月18日起开始收件,于2018年2月28日截稿。欲参赛请先细读征文简章常见问题。我们不会在面子书上回答一切关于红蜻蜓少年小说奖的询问,请把您的疑问直接以电邮或致电的方式询问(联络我们),谢谢!

(温馨小提示)请细读征文简章,并善用“常见问题”,这是帮助您了解红蜻蜓少年小说奖的好办法喔。祝大家文思泉涌!^_^

2015年7月22日星期三

“专业评审奖”知多少?


“第6届红蜻蜓少年小说奖”评审团队与得奖者合影。
(前排左起)吴彩欣、郑丽颖(吴道顺代表)、谢冰洁
(中间左起)少年评委团队:
黄婧滢陈佳恩赖捷希、李涵、陈颖泽、许可佳
(后排左起)罗宗荣总经理与专业评审团队:永乐多斯博士、许友彬社长、廖冰凌博士、沈雨仙、邓秀茵总编辑

以下是“第6届红蜻蜓少年小说奖”的分析报告:

Ø 第6届红蜻蜓少年小说奖共收到了52部参赛作品。

Ø 参赛者的年龄层介于12岁至44岁。

Ø 其中12岁至20岁的参赛者共27位;21岁及以上的参赛者共25位。

Ø 在这52部作品当中,有1部作品因字数不足,在初审前已被淘汰。


Ø 小说奖的初审及复审评委由红蜻蜓出版社编辑负责。在初审的过程中,有45部作品被淘汰,选出6部作品进入复审。在复审会议中,复审评委投票选出3部作品进入决审。

Ø 小说奖决审评委由5位专业评委——即本地著名作家永乐多斯博士、拉曼大学中文系教授廖冰凌博士、本地著名作家沈雨仙、红蜻蜓出版社社长许友彬先生、红蜻蜓出版社总编辑邓秀茵小姐和7位少年评委——黄婧滢、李建慈、陈佳恩、陈颖泽、李涵、赖捷希及许可佳担任。

Ø 最后,3部入围决审的作品全数获奖。

得奖名单
【银奖】谢冰洁《我是超级宝宝》
【银奖】吴彩欣《被遗忘的小镇》
【专业评审奖】吴道顺《尼普顿手记》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大家一定很好奇,为什么第6届红蜻蜓少年小说奖会有“专业评审奖”呢?
【专业评审奖】奖杯


“红蜻蜓少年小说奖”是红蜻蜓出版有限公司于2009年开始举办的征文比赛,以鼓励小说创作,发掘优秀小说作者为宗旨。小说奖至今已举办了6届,“红蜻蜓少年小说奖”的“金蜻蜓”奖座、“银蜻蜓”奖座是由皇家雪兰莪Royal Selangor 客制化设计的,也是我们的小说奖符号标志。由于这一届特别设置了一个“专业评审奖”,为了与原有的“金蜻蜓”奖座、“银蜻蜓”奖座作一个区别,我们请皇家雪兰莪Royal Selangor 再次为我们打造“专业评审奖”奖座。这两款奖座虽外形不同,但造价不相上下,皆超过1千令吉。
(左起)红蜻蜓出版社总经理罗宗荣先生与专业评审团队——红蜻蜓出版社社长许友彬先生、本地著名作家永乐多斯博士、拉曼大学中文系教授廖冰凌博士、本地著名作家沈雨仙、红蜻蜓出版社总编辑邓秀茵

至于小说奖的评审团队,每一届皆由专业评审与少年评委组成,评审团队的阵容也不断壮大,除了希望以专业的角度评选作品,也希望借由少年读者的眼光选出他们爱看的小说。评分标准为——专业评审占总数的60%,少年平委则占总数的40%。从第1届到第5届,我们已经发掘了十位优秀的作者,他们是陈惠君、李慧慧、王元、谢智慧、赖宇欣、庄昉思、叶向荣、曾宝玲、陈秋芬、张荟甄,已发出的奖金总额为14万令吉。
“第6届红蜻蜓少年小说奖”的决审评委代表——廖冰凌博士

关于本届赛果,以下是“第6届红蜻蜓少年小说奖”的决审评委代表——廖冰凌博士的总结评语:
“此次比赛,评审们一致认同,这次的参赛作品虽然不比去年多,但都一样写得很用心。去年,我们因为参赛作品中有不少在题材风格上很接近,难分高下,结果引起全体评审的热烈讨论。但今年却正好相反,虽然进入决赛的作品只有三篇,我们却因为参赛作品的题材风格迥异,而展开了堪称历届最漫长的评审会议,评委们很认真地针对每一个细节进行讨论和分析。
我们发现,科幻或魔法小说作品的作者们的想像力,一年比一年丰富,穿梭时空的速度让我们的少年评委大喊刺激,同时也让我们的资深评委有种目不暇给的‘晕眩感’。在这些故事中,有的人尝试用天真浪漫的方式回到童年去改变或体悟一些事情,有的人却努力地用一步一脚印的方式追忆无法返回的童年。在童稚的想像与深沉的回顾之两极拉扯下,我们在评审过程中的心情是复杂的,起伏也很大,争议也跟着多了起来。为了维持比赛的一贯水平,评审们几经考虑,最终在少数服从多数的票决下,决定让金奖悬空,但却颁发两个银奖。特别的是,今年的红蜻蜓少年小说奖特别设置了一个‘专业评审奖’,以鼓励更多作者尝试更为多元化的写作题材和艺术手法。”

由于小说奖需要综合专业评审与少年评委双方的成绩选出金、银奖得主,在这两者互相给出的分数中,第一轮的计分结果是——由谢冰洁和吴彩欣获得双银奖。然而,为了让本地少年读者能够接触文学性更强的作品,专业评审特别提出了另一部作品——《尼普顿手记》得奖的可能性,可惜最终未获少年评委认同。然而,专业评审团始终抱持着“让本地少年文学作品更多元化”的立场,于是在会议中争取在本届特别设置一个“专业评审奖”,这么一来,既不违反评选过程中的“少数服从多数”的原则,也能让这部获专业评审一致肯定的作品,不成为本届遗珠。

许友彬社长形容少年小说犹如各种汤品,有人喜欢红豆汤、绿豆汤等这类对身体无害、较易入口的甜汤,但也有人喜欢口味更刺激的东炎汤,或更有层次感的苦瓜汤。先苦后甘的苦瓜汤,虽然较不易被小朋友接受,但是小朋友一旦接受了苦瓜汤,就能吃下大部分的蔬菜了。我们尊重好的作品,也希望透过小说奖,可以发掘更多优秀的本地作者,让少年读者们能从我们这里,接触到更多优秀的作品。
许友彬社长